春之惑
發佈日期:2021-03-16    作者:朱臘梅 閲讀:

陽光在草坪上滾動,有風撫過,窗外飄來梅花的餘香。

春風是清新的,所過之處皆是舊貌換了新顏。一顆顆種子破土萌發,沐陽光雨露,飲清風朗月,一點點積蓄力量,終於蓬勃出了一個千嬌百媚的春天。

這一週的天氣真的特別好,野外踏春的人明顯多了起來。三五成羣的,邀朋結伴的,都在喜滋滋的趕往三月的豆蔻梢頭……

城外的油菜花,開始一片一片次第的開了,大有漫卷遍野之勢。不用去婺源,也不用去很遠的南方。小城的周邊,任何一片田野,任何一個村莊旁,幾個晴好的日子後,就可以看到鵝黃色的油菜花海了。

那時,蜂飛蝶舞,妖妖嬈嬈就鋪到了天涯。

漫步村頭,或山腳邊,一個不經意,就會撞見了一樹玉蘭花開。大朵的花兒風中搖曳,染香的空氣在枝丫間遊動,它們的搖曳之上,是一去千里的蔚藍。

山上,一樹樹杈木的花黃呼應着一樹樹野櫻的粉紅,團團簇簇,相映相輝,就明媚了整個山嵐。

去往嶺上梨園的古徽道旁,一些不起眼的小野花開得正歡。不爭鮮豔芬芳,不媚過客的淺淺回眸,一隅樂土上它們自由自在的歡笑。

路邊的一條蜥蜴似乎受了驚,呼嚕嚕鑽進了草叢,這個小傢伙嚇我一跳。

梨園裏靜悄悄的,梨樹上的花蕾汪着一腔歡喜,正在醖釀着一場盛大的花事。到那時你再看,千朵萬朵梨花開,攜了心愛的人一起去。花開似雪,梨樹下走着走着,就走白了頭……

相鄰的桃園,儘管桃花還未開放,還是招來了一波又一波仰慕着桃之夭夭的賞花人,“桃花嫣然出籬笑,似開未開最有情”,這個時節,也許別有一番滋味。只是,那年的人面桃花,早已成了崔護筆下的欲語還休,誰還記得他的相思閒愁?

楊絳説:“每個人都會有一段異常艱難的時光,生活的壓力,工作的失意,學業的壓力,愛的惶惶不可終日。挺過來的,人生就會豁然開朗,挺不過來的,時間也會教你,怎麼與它們握手言和。所以不必害怕。”此時,春光已近,宜丟了那些羈羈絆絆,換上亮眼輕快的春衫,且在生機蓬勃的春天裏放縱一回吧。

門前小院,幾十盆花草熬過一冬的肆虐,現在鮮活了起來,正沐浴着温暖的春陽,搖曳多姿。薔薇的藤蔓不知什麼時候悄悄爬上了架,小月季也長出了花蕾,枝上春梅還有殘留的幾朵,花盆四周落了一地的花瓣,拾幾片輕嗅,仍有淡淡清香,這許是已經遠去的冬天給予春天的一抹餘韻吧。再遲些日子,海棠、芍藥、牡丹、茉莉、金銀花、大麗花、繡球……將會循着這縷幽香,漸次開放,奼紫嫣紅着小院的春天。

倘若,此時,你千里攜花,風塵而來,大笑問我“春色正好,能飲一杯無?”那麼,薔薇架下,一起喝杯茶吧!

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用户名  密碼  驗證碼 看不清楚,換張圖片
0條評論    共1頁   當前第1

視覺焦點